千里之行
始于足下

绘枫和畅

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

Mon.

土曜日

这个网站是大三的时候搭的,当时用的WordPress,Linux也不熟,都过去两年半了,我已经从小白长成了老油条,站点因为兴趣使然还运行在互联网的一隅。曾经想过写点牛逼的教程,后来也只是随便凑凑字数,随着年龄的增大,果断都不想写了,因此每篇博客都没啥内容。后来网站一直挂着,我也懒得管,断断续续有人加我好友,得益于此,交到不少基友,但从没想过出去面基。

直到有天我突然非常想去参拜一下鄙人的精神偶像——于谦,于谦的祠堂在杭州西湖,杭州正好有个网友,因而一切都顺理成章,没有任何难度地完成了一波面基操作:七点从嘉定嘉大荒出发,赶上九点半的动车,在杭州东站打着电话顺利地一眼认出了网友——比我高也比我瘦啊,果然是同道中人。

到达西湖之时,时而阳光热烈,忽而大雨飘忽,潮湿混着闷热黏在皮肤之上,让我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欣赏被苏轼诗中的“西子”。我们达到于谦祠的时候,大雨轰轰烈烈的降临人间,莫不是天空也与我的心情一般沉重且悲壮。祠堂里没有什么游客,前殿里坐着一个玩手机的工作人员,正殿倒有几个小学生骑在当年北京保卫战的石制大炮(我和基友一致认为是仿制品)上,后殿陈列着字画书卷。相对与其他景点,祠堂没有很大吸引力,但但对于知道故事的我来说,来杭州不可不去一趟于谦祠。

碑文介绍

大多数人都知道一首《石灰吟》,却不曾知“分身碎骨全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”这等脍炙人口的诗句是他12岁写的,也是他此后一生最真实的写照;古语有言“百无一用是书生”,却不曾想过朝堂之上只有于忠肃一人高喊出:“建议南迁者,当斩!”;人们常能感受到西湖的抚媚柔美,却不曾感受到深埋在西子湖畔,“北京守卫战”一脉忠义与热血。

我敬佩他的两袖清风,更敬佩他一生贯彻着从儿时树立的信念;我敬佩他的忠肝义胆,明朝中后期朝堂昏暗,皇帝怯懦,百官无能,也只有他不惧一切,力阻南迁;我敬佩他的有勇有谋,瓦剌大军攻破边境,直逼北京,他一介书生披甲挂吴钩,召集十万军力,统筹作战计划,不退瓦剌不回城。若没有他,明朝可能只剩下半壁江山,抑或死得更快。

于谦的成就非常多,然而他最后得到的是什么呢:被奸人所害,独身带着两袖清风奔赴刑场。士兵去抄家的时候,只见家徒四壁,好不容易找到个大箱子,本以为是金银珠宝,撬开铜锁,只见一把剑一件袍,还是当年京城保卫战皇帝赏赐的。

整个明朝276里,诞生了无数英雄文物,有文有武,但唯独于谦让我由衷地敬佩,我只恨自己出生晚了,若是生在永乐年间,哪怕散尽家财,我也要一度尊容。然则,斯人已去,只留我在淅沥淅沥的夏雨之中对着于谦像三鞠躬,凭吊我的净胜偶像。

于谦像(我也不会拍照啦)

由于出发前没做什么准备,不知道于谦的墓也在附近,因而没去墓前参拜,非常遗憾。

参拜完于谦,我们绕着西湖走了半圈。

西湖的晴

天气阴晴不定,这会儿阳光灿烂清风拂面,下一刻便是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致。

5.JPG

大抵生活也是如此,阴晴不定,虽然乏味又平淡,但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会突然发生什么,晴朗过后会有阴雨,风暴之后定会又晴天。好的坏的都是惊喜,永远不要大惊小怪。人类只出现了几万年,时间却奔跑了138亿年,你的世界坍缩也好奔溃也好,地球仍在自传,四季依旧交替。这颗心脏跳动也好停止也罢,我只是宇宙里的不起眼的渺小的粒子,只是人类进化长路中无数砖块中平凡的一块粗石。我的问题,在我身前的拼搏过的战斗过的人们,早就给出了答案,我只需心无杂念铺完我的道路,即可。

别了,杭州与基友,日后江湖相见,望以富贵相遇。

Master之令咒:

带我飞

©2016-2018 Powerd by Alchemy's Spruche 鄂ICP备14020745号